要闻武进

瞿秋白:我是江南第一燕 为衔春色上云梢

2021-04-03  武进日报

  武进新闻网讯(记者 诸丽琴 张小波)人物档案:瞿秋白(1899—1935),江苏武进人。中国共产党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和宣传家,中国革命文学事业的重要奠基者之一。

  又是一年春草绿,又是一年清明时。

  瞿秋白纪念馆内,匿名送来的鲜花,芬芳馥郁。“每到清明,或者他诞辰、牺牲纪念日的时候,来看他的人格外多。”90后讲解员郭婷婷说。

  他,是中国报道十月革命后苏俄实况的第一人,是系统地给中国读者介绍马列主义文学艺术理论的第一人,是中国用文艺体裁描写列宁风采的第一人,是中国完整译配《国际歌》词曲的第一人;他创作了歌颂中国工农革命的第一首歌曲《赤潮歌》,创办了中国共产党第一张日报《热血日报》……他,是瞿秋白,“江南第一燕”。

  “他是一个很‘酷’的人。”10多年前,郭婷婷跟着老师同学一起走进瞿秋白纪念馆的时候,不曾想过,长大后的自己,会与这位“书本上的伟人”有交集。如今,她习惯性称呼其为“秋白”,向全世界讲述“秋白的故事”。

  “对于秋白,他是100多年前的偶像,时代先锋。在那个黑暗的年代,他用自己的力量寻找光明。今天,他更像是一束光。即便我和他相隔百年,但他的信仰、才华、浪漫,依然会流过所有的长河,浸润到我的心里。”郭婷婷说。

  在后人的讲述里,历史的回声永远带着一种敬仰的姿态。

  (一)“我的诞生地,就在这颠危簸荡的社会组织中破产的‘士的阶级’之一家族里。”

  1899年1月29日,瞿秋白诞生在武进(阳湖)县治常州城区青果巷八桂堂天香楼,一户世代仕宦之家。

  19世纪末的中国,内忧外患,民族灾难深重。瞿家作为常州的名门望族,明清两朝“已数百年簪缨不绝”“盖相继为士大夫者十余世矣”。瞿秋白的父亲瞿世纬擅长绘画、剑术、医道,然而生性淡泊、不治家业,经济上依赖在浙江做知县的大哥瞿世琥的接济。母亲金璇出身名门,文史诗赋都有研究,还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

  然而,就在辛亥革命那一年,瞿秋白的伯父瞿世琥弃官闲居,把祖母也接到杭州,不再汇款到常州。经济来源断绝后,瞿秋白一家寄居于瞿氏祠堂(瞿秋白纪念馆故居部分)东厢房,靠典当、借债度日。

  作为家中长子,瞿秋白自幼聪明好学,父亲教他画山水画,母亲教他背唐诗。5岁入私塾,6岁入冠英小学(今觅渡桥小学),11岁入常州府中学堂。或许,家学渊源熏陶下,他本有机会成为一个读书人,围着讲堂和书斋,却在历史的浪潮里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穷苦困厄,并没有让这个少年放弃。东厢房,穿堂里,透过两张昔日书桌,人们仿佛还能看到那个埋头书案的苦读少年。16岁,瞿秋白即将中学毕业,连学费都交不起,无奈辍学。母亲不堪家庭重负,于1916年春节服毒自尽。悲痛万分的瞿秋白写下一首《哭母诗》:“亲到贫时不算亲,蓝衫添得新泪痕。饥寒此日无人问,落上灵前爱子身。”

  至此,一家人凋零四散,分别投靠亲友。瞿秋白只身到无锡乡间教书糊口,后又回常孤居数月。1916年底,在家乡生活了17年的瞿秋白,最终告别了瞿氏宗祠门前的觅渡桥,在“黑灰色的颠危簸荡中”结束少年时代。他沿长江西去武汉,投靠堂兄纯白,入武昌外国语学校学习英文,开始了他冲破“万重疑网”、砸碎“心灵监狱”的新旅程。

  (二)“五四运动陡然爆发,我于是卷入旋涡。孤寂的生活打破了。”

  1917年暮春,瞿秋白跟堂兄赴北京,在俄文专修馆学习俄文、英语、法语等,还去北京大学旁听陈独秀、胡适的课程,挣扎着要为自己找寻一条出路。1919年,瞿秋白积极投身五四爱国运动;1920年,他以北京《晨报》、上海《时事新报》特约通讯员身份赴苏俄采访。

  在苏俄的两年里,瞿秋白给自己取了个俄文名字“维克多·斯特拉霍夫”,意为战胜恐惧、克服困难。他先后在《晨报》《时事新报》等报纸上发表了50余篇报道和专论,共计20余万字;还撰写了《俄乡纪程》《赤都心史》《俄国文学史》《俄罗斯革命论》四部专著,最早系统地向国内介绍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初创时期的真实情况。

  1921年5月,瞿秋白在张太雷的介绍下加入共产党,确立马克思主义信仰和投身共产主义事业的志向。1922年春,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年12月21日,受陈独秀邀请,瞿秋白离开莫斯科,动身奔回苦难深重的祖国。

  1923年,回国后的瞿秋白担任《新青年》等刊物主编,发表大量政论文章,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中国国情,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做出了开创性贡献。1925年1月,瞿秋白在党的四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局委员。后来,在党的五大、六大上,他均当选为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为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

  1927年8月,大革命失败的历史关头,瞿秋白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确立了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为挽救党和革命做出了重要贡献。瞿秋白受命于危难之际,担负起党的主要领导人重任。中共六大后,他留在莫斯科,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和共产国际执行委员。1930年,回国主持召开中共六届三中全会,纠正李立三的“左”倾冒险错误。1931年1月,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遭受错误打击,被解除中央领导职务。

  1931年初到1934年初,瞿秋白重返文学园地。在白色恐怖笼罩的上海,他与鲁迅一起参加领导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工作,创作和译著近100万字的文艺理论和文学作品,为中国的革命文化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很大一部分著作,都是在这个特制的西式木桌上完成的,这还是鲁迅和秋白友谊的见证。”纪念馆里,郭婷婷在一张复刻的书桌前驻足。这张特制的书桌,只要把上面的软木板拖下来,就可以像盒子一样连抽斗一起锁上,防止文件被乱翻。瞿秋白危难时,曾数次在鲁迅的寓所避难。当年,瞿秋白去中央苏区时,把这张桌子送到大陆新村鲁迅家,至今还保存在鲁迅纪念馆里。

  (三)“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的。一切新的、斗争的、勇敢的都在前进。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和水,那么雄伟的工厂和烟囱,月亮的光似乎也比从前更光明了。但是,永别了,美丽的世界!”

  纪念馆里,一幅油画还原了瞿秋白在狱中的最后时刻:一方书桌,一盏油灯,就在这里,他写下《多余的话》,总结了自己的一生。

  1934年2月,瞿秋白到达中央革命根据地瑞金,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委会委员、人民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教育部部长等职,领导苏区群众文艺运动。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主力开始长征,瞿秋白留在苏区,担任中央分局宣传部长,继续主编《红色文化》。1935年2月24日,瞿秋白在转移出苏区途中,于福建长汀被俘。4月10日,经叛徒指认,真实身份暴露。蒋介石得知后,立即派人劝降。劝降不成,蒋介石于6月初发出密令:“瞿匪秋白即在闽就地枪决,照相呈验。”

  6月18日清晨,瞿秋白起床后,换上了洗净的对襟黑褂、白裤、黑袜、黑布鞋。梳洗毕,坐在方桌前,点支烟、喝杯茶,再翻阅唐诗,吟读着、思索着,挥笔写下“夕阳明灭乱山中,落叶寒泉听不穷……”的绝命诗。写完掷笔整衣,昂首凛然走出牢门,来到长汀县中山公园。照相时,巍然挺立,面带浅笑。

  前往刑场的路上,瞿秋白手夹香烟,顾盼自如,缓缓而行。沿途唱着《国际歌》《红军歌》,大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革命胜利万岁”“共产主义万岁”。在长汀西门外罗汉岭一块平坦的草坪上,瞿秋白盘膝而坐,微笑点头道:“此地很好!”

  一声枪响,36岁的年轻生命,告别了他热爱的青山绿水。

  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一天,1935年6月18日。

  “我是江南第一燕,为衔春色上云梢。”如今,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正迈着铿锵奋进的脚步,续写江南春色,告慰百年前的逐光者。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微信公众号"今日武进"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