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保成学校提款机 不缴低保存折就别上学?

2017-01-12 15:14:12  央视新闻公众号

  近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接到一个投诉,称低保成学校提款机,一个身患残疾的孩子在上学时遇到了很大的麻烦。2017年元旦刚过,央视记者找到了这个孩子,她和她的家人究竟遭遇了什么?

  陈小齐(化名,下同)精神发育迟滞,是湖北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名学生。孩子家住在距离洪湖市区近50公里远的滨湖茶坛渔场,进出都靠乘坐小木船。小齐家20多平方米的船上,住着祖孙三代6口人。

  

  △小齐家

  小齐一家是当地有名的低保户,刚刚过了30岁的爸爸陈传国一只眼睛失明,妈妈和弟弟的智力也有问题。2015年,小齐的父母拿到了低保。2016年,已过7岁的小齐到了上学年龄,这在陈传国的心里是个大事。

  

  △陈传国(左)和女儿小齐(右)

  为了能让小齐到学校读书,陈传国从家里到市区不知跑了多少趟,因为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也不好,所以每次去洪湖市,都是小齐年近6旬的爷爷开船,每一个来回都要5、6个小时。最终,小齐父亲把女儿送进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

 

  

 

  

  然而女儿上学不长时间后,学校找到陈传国,让他把家里的低保存折交到学校,如果不交,小齐还是不能上学。

  陈传国一家的低保补助金只有400元,这400元是这一家6口人唯一的经济来源。而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却说,要拿走存折用来交陈小齐每个月的生活开支。

  

  陈传国说,孩子住校要生活费他理解,要多少他可以给学校交钱,但是拿走低保存折他不愿意,“我当时给他说了给现金现钱,他说我要你的现钱现金那属于贪污,存折是存折性质不同。”

  万般无奈之下,陈传国只能把全家的低保存折交给了学校。后来校方又要走了存折的密码,说没密码取不出钱。

  调查时央视记者了解到,陈传国的遭遇并不是个例,在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所有在校生全部要上交低保存折才能入学。

 

  

 

  

  当地村民告诉央视记者:“那学校的学生都拿低保,然后低保本全都让学校拿,他们的生活补助都是从那个低保本里取的。”

  学校收了各级财政拨款 却仍克扣低保存折取钱

  央视记者与陈传国一起来到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刚刚走进学校大门,就遇到了坐着小轿车来到学校的副校长周艳。当记者问到,马上要过年了,陈传国是否可以拿回低保存折的时候,周艳显得很不耐烦,说要是还想上学就别想要存折。

  学生放假,不用上课也就没有生活费,低保存折却还要留在学校,这位副校长这样的解释令人费解,然而对方始终强调,这里的学生白吃白住,要求学生上交低保存折收取他们的生活费理所应当,“全校多少学生,都是这样。你的小孩在这里面有住宿、有水电、有我的保育员服务......一个学生一年就4000块钱的公用经费给了学校,这么多的老师,这个学校要开门,什么东西不要钱?请老师要不要钱?水电要不要钱?我请这个门卫保安要不要钱?”

 

  

 

  

  2016年4月19日,洪湖市财政局、教育体育局下发了城乡义务教育补助经费预算的通知,这份通知上明确标注特校生均公用经费为6000元。二在洪湖市财政局公布的《农村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发放表上,央视记者看到,洪湖市财政局已经把355200元拨付给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按照该校在校生共计76人计算,生均公用经费为4673元。

  

  事实上除了公用经费,从国家财政到地方财政,为解决学生的生活困难,每年都有大量的经费下拨。2016年5月24日,洪湖市财政局、教育体育局下达了2016年春季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补助资金的通知,按年生均小学生1000元的标准发放,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69名学生,共计发放69000元;2016年11月25日,洪湖市财政局、教育体育局又对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下发了“一补”资金41875元,每个学生平均606元。

  然而,已经收了各级财政拨款的学校似乎并未“满足”,不但要求学生家庭上交低保存折,还打起另外的主意。在采访时,央视记者发现陈传国手中始终拿着一个以女儿小齐的名字办的储蓄存折,陈传国说,这是孩子刚刚上学时,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让他开户的,随后这个存折被学校拿走。记者注意到,这个存折办理一个月之后,有一笔625元的资金存入,5天之后被取走。陈传国也不清楚这个钱是谁取走的。

 

  

 

  

  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负责人告诉记者,这笔钱是学校与地方政府协商后,给学生办理的补贴款,取钱的就是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

  当地教育部门称不知情

  不交低保存折就不让孩子上学,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了弄清事实真相,央视记者来到了洪湖市教育体育局基础教育科。主任刘俊平表示,主管部门从来没有规定,同意学校收学生家庭的低保存折,对于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的所作所为,他也不知情。

  随后刘俊平拨通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刘中华的电话。放下电话之后,刘俊平表示,他已经和校长说好,陈传国的低保存折可以拿走了,拿走低保存折只是学校的内部规定。

  第二天一大早,央视记者与陈传国再次来到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然而一进大门就被该校的校长、副校长、老师团团围住,对方称不要动不动就告到教育局去,教育局有些人不一定懂这儿的实际情况。

  

  而拿回低保存折后陈传国发现,从10月份开始至今,他全家的低保已经被学校全部取走。陈传国把低保存折装进自己的口袋里,结果还没走出学校大门,令人吃惊的一幕再次发生:校长刘中华要求陈传国写个收条表示已拿走低保存折,“不然你到时候还是说在我这里,这都是财务手续,拿的是本子(存折)是钱,所以写条子本子(存折)拿走,这是个证明。”

 

  

 

  

  拿回自己的低保存折,还要写收条,几乎不识多少字、眼睛又不好的陈传国一时没了主意。而校长刘中华更是直接称:“这不是我的规定,这是国家的规定,你问国家去。”

  最终,陈传国在对方强迫之下,手拿低保存折站在学校门口照了一张像,作为学校退还低保存折的证据。完事后陈传国对记者说:“明年正月十六我姑娘可能就上不了学了。”

  

  △陈传国被迫拿着低保存折拍照

  媒体:望加强监督让好政策真正落地

  孩子上学要被迫上交低保存折,这显然是违反国家相关规定的做法。

  对此,媒体评论称,习近平总书记的新年讲话中着重提到,全党全社会要继续关心和帮助贫困人口和有困难的群众,让改革发展成果惠及更多群众,然而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的负责人不仅不执行国家的好政策,反而挖空心思违规管理,成了“害群之马”。当地有关部门需要加强行使监督检查职责、保护好困难群体的权益,让好政策真正落地。

低保成学校提款机
精彩推荐
 下载掌上武进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