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三人谈:2018,共享经济该以怎样的方式打开

2018-01-03 10:57:10  常州网

  2017年,在移动互联网技术推动下,从充电宝、住宅,甚至到知识,种种基于“共享”的产品和服务都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创业风口。仅过了一年时间,随着20多家共享经济企业倒闭或终止服务,“共享经济”又深陷争议和质疑中。2018年伊始,共享经济企业如何走出举步维艰的境地?或许,它们需要先好好审视自己究竟应当对生产生活带来怎样的积极影响,让人们重新认识自己,再认真思考新的一年该以怎样的方式打开。

  本期三人谈嘉宾:

  朱 童 享充网络科技(常州)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田 泽 河海大学企业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苏南经济研究所所长

  访谈时间:2017年12月28日

  主持人:车玉

  特别鸣谢场地提供:元气生活咖啡馆

  一、共享经济是不是背离了它的初衷?

  主持人:2017年末,随着一些城市被曝光出现一座座五彩的“共享单车坟墓”后,人们对以被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为典型的共享经济产生了疑惑。为什么“所有被分享的,竟然都是专门用于分享的”?有人质疑,这些是“伪共享”。它们不仅没有盘活社会闲置资源的存量,反而人为制造不必要的增量,并且挤占了社会公共资源。这是否有悖于共享经济的发展理念?

  朱童:纯粹的共享,表现为通过平台连接两端用户相互调配空置资源的轻资产模式。事实上,由于量小频低,纯粹的共享要匹配整个社会的闲散资源只是理想的假设。“空间+时间”是共享的基础。如果可以让同一事物在不同空间和时间产生使用价值,这种模式就是共享经济。因此,在资本商业力量的参与下,共享经济开始由平台主导,成为了提供服务或出让某一物品的使用权给用户的重资产商业租赁模式。而且,由于商业平台的竞争和介入,共享可以使传统意义上的公共服务和公共设施外延变得更大,实现即需即用的消费升级,让人们得到更优质的服务和产品。

  主持人:针对共享经济的快速发展,有人诟病其只重概念、重炒作,背离了企业发展所需的工业精神和工匠精神。你如何看共享经济发展对传统企业的影响?

  朱童:传统企业所得的供需信息相对闭塞,往往要经过十多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知道其相对局限的范围内有限用户的需求。共享经济的根本是挖掘供给与需求的不对称信息,解决市场上供给端闲置和需求端不满足之间的矛盾。因此,共享经济企业必须比传统企业更了解用户需求。另外,在海量的用户数据被挖掘和分析后,共享经济企业发现,平台有了、用户有了,真正有品质的产品和服务却供给不上。继而,它们将用户需求反馈给传统企业,指导他们提供相匹配的产品和服务,督促其提升效率和品质,并实现精准营销和精确生产。所以说,共享经济发展追求极致体验的用户思维和创新思维,与工匠精神没有本质的区别,并且放大了其内涵。

  田泽:共享经济之所以获得高速的发展,是基于资本的推波助澜。资本最大的特点是逐利性。作为资本化运作的共享经济企业,为了借助互联网效应使边际成本不断趋近于零,以最快的速度实现规模扩张的目的必然要置于首位。因此,在资本的火拼中,共享经济必然表现为不断制造和炒作“概念”。可是,以共享单车为例,为了实现即需即用的效果,提高用户的粘度和基数,企业往往以高于实际用户数3至5倍,甚至更多的倍数投放单车,以减少用户找车的成本。如此求大、求快,不仅加重了企业重资产运营的风险,还造成新的资源浪费。如果不控制节奏,造成泡沫破裂,这将伤害整个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

  二、共享经济如何造成信用危机和道德风险?

  主持人:成也资本,败也资本。我们看到,由于资本的后继无力,一些共享经济企业被爆出挪用押金、关停跑路等信用问题。共享经济应该是信用经济,信任是共享经济的命门。这不仅关乎企业的健康发展,也影响着参与共享经济的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关系。随着越来越多的产品和服务被共享,信用体系被广泛接入共享经济业态,在不同场景被深化应用后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因此,我们需要认真思考共享经济发展引起的信用危机和道德风险。

  朱童:与很多新生事物的发展过程一样,共享经济也不可避免地存在很多问题和漏洞。之前,一些共享充电宝因泄露用户信息而被曝光,这就是共享经济企业必须克服的信息安全问题。与传统经济形态不同,共享经济的发展需要建立庞大的用户信息库,其核心就要求个人信息向共享平台相对全面地开放。而且,为了用更低廉的代价使用更多的产品和服务,用户在网上注册和接入共享经济企业的平台时往往会忽略个人信息的安全。这使个人隐私面临的风险超乎想象。平台掌握着用户的电话、身份信息、支付账号等个人敏感信息,同时也涉及人们出行路径、消费行为、地理位置等社会敏感信息。这些信息被安全管控和合理运用,就是共享经济企业的财富来源。可是,它们一旦被泄露和非法使用,对个人甚至对社会就是灾难。

  主持人:我们还发现,资本为了扩大规模,获取海量的用户数据,往往通过低价和免费掀起一轮又一轮“烧钱”活动。这些活动只是为了让更多人参与低价免费的狂欢吗?

  朱童:基于移动支付的便捷性,共享经济的业态越方便、越便宜,就越容易刺激人的消费欲望。人们参与共享经济的频率越高,共享平台就越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进而通过不断刺激和强化,平台可以掌握和固化用户的消费行为,甚至在更深层次引导人们学习和生活的模式和方向。试想,在被移动互联网技术提高了流速的共享经济大潮中,除了被裹挟而前,有多少人有足够的能力再游出来?

  田泽:过去,人们为了满足某种需求,需要购买并占有某一件商品。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人们可以花更少钱,享受更多的服务和产品。这从深层次改变了人们的消费行为和消费观念。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并认同“随时享用,未必拥有”的生活理念,我们不禁担心,如此便利和轻易就满足了物质追求的结果,将来的人们,尤其是一些年轻人,是否还愿意经历我们曾经为了某个事物而努力付出和艰苦奋斗的过程?又会不会因此而滋生享乐主义,贪图坐享其成,不珍惜所得所获?甚至,会不会因为缺少了过程的体验,失去了往前的方向?

   三、共享经济如何尽快告别“野蛮生长”?

  主持人:不可否认,共享经济企业在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等用户需求和社会公共服务方面做出了很多有效的创新。有专家预计,未来几年,共享经济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增长。可是,在资本推动的野蛮生长后,这些企业面临的困境和麻烦也有目共睹。在新的一年,为了更好更深入地发展,共享经济企业该如何寻找与社会生产生活和谐相处的法则?

  田泽:共享经济的发展,不止有经济效应,还有更大的社会效应。它的好处和问题在发展中不断显露。我们相信,问题可以在创新发展中逐步得到解决。如今,政策的开放性和包容性,为共享经济发展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试错机会。我们容忍一定的试错,是为了让共享经济等新兴业态在总结经验和教训后健康发展,让更多为社会做出积极贡献的后来者稳步居上。不过,伴随共享经济的发展,我们也要清楚认识到,资本在经济社会发展中不可忽视的力量。针对资本的行为,我们务必要尽快制定规则,让监管更具前瞻性,且更强硬,坚决杜绝资本为所欲为,保障社会经济的平稳发展。

  朱童:在新时代共享经济市场中,野蛮生长、疯狂跑马圈地的模式终将落幕。为了更好地满足多元化个性化的用户需求,共享经济企业要坚持符合国家发展要求的政策引领,在经营领域内精耕细作,匹配好有限的资源,在谋求合理利润的前提下,发挥共享应有的价值。同时,共享经济企业要发挥互联网平台掌握的用户数据优势,充分分析和应用垂直领域的用户数据,挖掘用户需求,在避免资源浪费的同时,引导传统企业提供有品质、有效率的产品和服务,最大限度地实现精准营销和精确生产。

  主持人:或许我们没必要对共享经济给人们生活造成的影响过度焦虑。人们的需求正以我们始料未及的速度迭代更新,如何及时做好价值观的引导,及时提升人们生活的文化品质和内涵,才是经济社会高速发展中,我们必须要关注和关心的问题。相关企业也需要为此负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

  朱童:站在现在的维度,我们可能会为一些人过分贪图享乐而担心。不过,商业的本质就是对人性的把握,在万物共享的时代,必然会出现新的符合用户价值的产品和服务。只要坚持创新,就可以发现和迎合新的更高的追求。

  田泽:共享或将成为未来经济生活的常态。我们每个人都会是共享经济的消费者和享用者,也可以是共享经济的创造者和创业者。因此,人们要培育“利他、共生、共创、共享”理念,认清共享、学习共享、拥抱共享。与此同时,作为共享的基础,信用和信息安全的评价和管理尤其需要关注。无论是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还是参与共享经济的个人,都要将诚信和安全的理念厚植于心。

  主持人:回望过去,才能更好地看清未来。2017年,共享经济集中爆发又猛然“刹车”。可是,共享经济不可能“退潮”。不过,前途越是被看好,越需要小心谨慎。共享经济无论以怎样的方式继续前行,都需要以用户权益是否得到有效保障、用户福祉是否得到有效提升作为出发点和归宿,并且需要守住边界,避免“膨胀”和“跑偏”,才能集中精力,拓展更好更新的境界。2018年,让我们拭目以待。

常州三人谈,2018,共享经济,方式打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