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进农村医疗卫生巨变——从缺医少药到病有所医

2018-12-26 09:23:45  武进日报

QQ截图20181226093118.jpg

  回望·变迁

  病有所医,是人们最基本最切身的诉求之一。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医疗卫生事业,关乎每一个老百姓的身心健康,关乎千家万户的福祉。

  改革开放40年来,武进大地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中,医疗卫生领域的改变,恰如春风化雨,润泽了每个居民的生活,镌刻进每个家庭的记忆。从最初看病“老三样”的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到如今的血气分析仪、四维彩超、螺旋CT等先进医疗设备;从群众患病找医生,到享受签约家庭医生上门服务;从简陋的乡村诊所到拔地而起的现代化医院、联动便捷的医联体;从看病远、看病难到覆盖城乡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立……随着武进医疗卫生事业的飞速发展,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体系日渐完善,人民群众也有了更多的满足感、幸福感。

  见证·故事

  医疗巨变:从赤脚医生到专家学者

  如今,市民如果生病了,或是去医院就诊,或是到药房买药服用,但是在医疗卫生不发达的那些年,买药就医都是天方夜谭一般的存在。

  1970年,武进县开始推动赤脚医生行医,在龙虎塘公社安基大队的蒋祖铭报名参加了大队的赤脚医生培训,“当时农村缺医少药,培训赤脚医生也是为了加强农村的预防保健。”所谓的培训,不过是102医院派几个医生,来给蒋祖铭等人上了几期基础课。几期培训之后,蒋祖铭正式获得了行医资格,开始了自己的赤脚医生经历。

  血压计、听诊器、药箱……这是当时蒋祖铭等赤脚医生的标准装备。痢疾、寄生虫、血吸虫病、劳动工伤……农村环境恶劣,卫生条件差,公社卫生院离最近的村都要十几公里的路程。交通不便,蒋祖铭就步行下乡去行医,他一个人就要服务潘家、陆家和安基3个大队的群众,两年时间走遍了3个大队的每一个村。

  1975年,作为工农兵大学生,蒋祖铭被推荐去江苏新医学院学习,学成之后分配到了武进人民医院工作,一直到副主任中医师退休。从最初的260张病床、15亩地、大型设备欠缺,历经40年的发展变化,如今的武进人民医院,病房大楼拔地而起,医学人才形成梯队,二级学科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设备更新换代……2003年,武进人民医院多学科配合,成功实施换心手术,县级医院器官移植手术蜚声海内外。

  目前,武进人民医院共有床位1500多张,医疗人员近2000人,通过不断引进人才和本地人才培养,技术人才水平达到三级医院标准。从青葱到白头,蒋祖铭将自己的整个人生都献给了医疗卫生事业,“在武进人民医院,我亲历了时代的巨变。”

  百姓看病:从无可奈何到病有所医

  在洛阳镇,何平的裁缝手艺远近闻名,不仅手工精细而且价格便宜,在何平70岁退休之前,十里八乡的人都会慕名来寻他做衣服。有不认识的,只要认准何平自己做的拐杖,那就不会错了。何平12岁发生治疗事故后,他就做了一个钥匙型的拐杖,并拄着这根拐杖走遍了附近的乡村,带大了一群儿孙。

  何平小时候双腿还是完好的,直到长个子的年纪才发现,左右腿长度不对称,于是请来了村中的游医进行治疗。“不知道是什么药,贴在膝盖上没多久,腿脚就开始失去知觉。”等到何平母亲发现送他到医院时,何平的右腿已经回天乏术了。几十年来,何平不得不和自己设计制作的拐杖为伴,“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那时候做裁缝,也是拄着拐杖走出来的,到现在已经断了十几根了。”

  去年,何平的老伴得了胃溃疡,原本不想做手术,“几年前同村的人做了个手术,伤口很大,人老了愈合慢,大半年都不利索。”最终,拗不过子女的劝说,来到了武进人民医院就诊。接诊医生检查后,第二天便安排给何平的老伴做手术,手术当天就可以下床,第三天就出院了。“真没想到,伤口都没手掌大,还能使用镇痛泵,不到1个月就完好如初了。再加上现在农村也有了医保,大部分都可以报销。”何平说。

  改变不仅如此,村卫生室开到了何平所在村的村口,平时头疼脑热、拿药配药都不用再赶路了;何平血压较高,老伴术后身体也需要恢复,他们便签约了家庭医生,定期为他们检查身体,追踪各项指标。

  亲历·感悟

  “年轻时候腿脚不便,只能求助于游医。临老调理身体,选择很多,还能中西医结合。”何平掰着手指头,向记者细数起来:一年一次,前往武进人民医院南院常规体检;秋季,武进中医医院举办膏方节,儿女们专程为他求来调理方子,日常的中医理疗更是不在话下;家庭医生随叫随到,村卫生室就在家门口,大医院也离得不远;大部分花销医保都包含了,老年生活没有后顾之忧……改革开放40年,何平说,他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老有所养、病有所医。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微信公众号“武进论坛”

武进,农村,医疗,卫生,巨变,病有所医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